關于我們
做一流的水環境綜合整治專家
產品服務
華南第一,全國領先的水環境綜合整治服務商
成功案例
致力水環境綜合整治,建設美麗中國
資訊中心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人才發展
論人品 愛學習 有夢想 富激情 重團隊
聯系我們
誠信共贏 務實精進 協同創新
媒體報道media coverage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媒體報道
《南方日報》︰再現“東湖春曉”,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發布時間︰2019-05-04作者︰

60年前,她記錄下廣州人的激情歲月,
60年後,她舊貌換新顏,再現“東湖春曉”
悠悠一甲子,東山湖重煥新生!

從1958年到2019年,廣州東山湖走過一甲子的時光,見證了老廣人激情燃燒的歲月,承載著城市光榮與夢想。歷經滄桑歲月之後,東山湖也“沉痾”重重——生態系統崩潰,湖水遭反復污染,“東湖春曉”的景象不再,東山湖失去往日的光澤和氣質。

資源環保是如何重構富有活力、自然和諧的東山湖水生態系統?東山湖的治理能給廣州湖泊治理帶來哪些經驗?

近日《南方日報》對東山湖進行深入走訪,整版報道了東山湖重建生態系統的過程,尋找出可持續發展的治理答案,探索出湖泊治理新路徑。下面是我們對全文的轉載。



來源︰《南方日報》

策劃統籌︰黃穎川 劉懷宇

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李丹 賓紅霞 黃穎川


“東湖里,春花放艷柳抽條。樹上鳥,吱吱叫,晨陽滿湖波光照。”東山湖曾因“東湖春曉”美景入選“羊城八景”之一。

然而,因為要承擔蓄洪的壓力,在過去的許多年里,每到洪澇期間,周邊河水都會多次直排入湖,造成湖水反復污染,東山湖生態系統因此遭到嚴重破壞,水草瘋長,湖水泛綠發臭,水質也一度淪為劣V類。

崩潰的生態系統如何修復?“東湖春曉”美景如何才能重現?在廣州,類似東山湖這樣的大型生態調蓄湖還有十多個,東山湖的治理能給廣州湖泊治理帶來哪些經驗?近日,記者進行了深入走訪。




河湖檔案︰  

東山湖位于廣州市中心,屬淺水人工湖泊,平均水深1.55米,面積約35.5公頃。東山湖為半開放水體,其主要補水水源來源于珠江二沙涌,與新河浦涌、百子涌、橙基涌等城市內河涌相連,並擔負區域的防洪調蓄職能。當遇大雨且外江水位高時,東山湖周邊水系(主要是百子涌、橙基涌)均需要臨時排入東山湖。

因為需要承擔周邊水系蓄洪的責任,此前東山湖湖水遭受反復污染,生態系統一度崩潰,水質淪為劣V類。

困境︰  

生態系統曾經崩潰  

“東湖春曉”成臭水潭  

曾參與過義務勞動建設東山湖公園的郭伯,至今仍清晰地記得東山湖當年水清草綠的景象,“東山湖公園修好之後人氣很旺,大家都慕名而來,要看東湖春曉,東山湖湖水養出來的魚還成為了特產。”

郭伯今年已經70歲了,是一名攝影愛好者,也是東山湖的“常客”。對東山湖的變化,郭伯是見證人。“從前幾年開始,東山湖的水越來越渾濁,水里也看不到魚了,水草瘋長,湖水泛綠,有時候還能聞到特別難聞的味道。”

環保部門的監測為市民的直觀感受找到了答案。根據環保部門的監測,東山湖湖水一度成為劣V類水質,湖水處于中度富營養化水平。從“東湖春曉”美景到劣V類水質,東山湖背後發生了什麼?

越秀區建設和水務局工程建設科科長狄海峰解答了記者的困惑。他介紹,東山湖除了身肩市民休閑娛樂場所以外,還承擔著周邊水系蓄洪的責任。當遇大雨且外江水位高時,東山湖周邊水系(主要是百子涌、橙基涌)均需要臨時排入東山湖,造成湖水反復污染。

此外,東山湖自上世紀50年代修建以來,幾乎一直沒有對水質進行監控和治理。廣州市東山湖公園主任李道林告訴記者,過去東山湖的管理一直處于粗放的狀態,湖底的淤泥沒有翻曬過。長年累月藻類不斷生長繁殖,造成了水體的富營養化。“前不久進入枯水期時,水位下降後,還在湖泊周圍發現了3個排污口。”李道林稱,隨著城市的不斷發展,東山湖周邊居民的數量逐年增加,污水隨之增多,也對東湖水體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污染。

面對日益嚴峻的水環境治理形勢,早些年東山湖對水質問題並沒有好的解決辦法。“早期改善水質主要是通過養殖魚類吞噬水中雜質,以及人工保持湖面清污來實現,但這樣的做法對于水質的改善效果十分有限,湖水的透明度不可能超過50公分。”李道林坦陳。


狄海峰也表示,“治水是一個摸索的過程。過去治水的意識不夠,治水的技術也並不成熟。”近年來,國內外的水污染治理技術已由單純的“水污染控制”向“水體生態修復”轉變,其本質就是組建或重建水體系統內種群,恢復其原有生物多樣性,使其結構和功能恢復至受損前的水平,恢復系統的生態功能,並使系統達到自我維持的狀態。隨著國內水污染治理的進一步成熟,東山湖開始探索水體生態修復技術治理。

治理︰  

重建東山湖生態系統  

減緩外源污染物沖擊  

2017年9月,東山湖水質提升工程正式實施。廣州資源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東山湖項目經理張亮介紹,整體的治理首先把湖水抽干,對湖底淤泥進行暴曬和消毒,然後在湖里種植水生植物、微生物和魚類,“它們的主要作用是淨化水質,從而建立一個平衡的生態系統。”

東山湖平均水深1.55米,面積約35.5公頃,水體約35萬立方米,雖然通過水閘調控,可以對水體進行控制,但整體治理依舊是一個大工程。


第一個要解決的問題是“干湖”過程中散發的氣味。在去年東山湖公園去年發布的施工通告中也注明了“施工過程需抽干湖水進行底泥消解,淤泥在分解過程中可能產生氣味,修復過程中,特別在湖水回水前期可能短暫出現少量死魚、沉水植物漂浮、湖水變綠並出現渾濁等影響感官的現象。”“但是很多市民還是無法理解,我們也采取科普的方式引導市民。”張亮說道。

目前,東山湖湖水回水的前期階段已經度過,已完成魚類清理、湖水降水、湖底底泥改良、沉水植物系統構建,微生物系統構建,水下動物系統構建,現在處于水生動物調控階段,總體完成進度達90%。



“整個治理過程投入超過4000萬元。”張亮介紹,目前東山湖水位為5.2米,基本處于常水位範圍,水質基本達到四類及以上,局部斷面甚至出現了二類水質。

作為市區中心的人工湖,雖然已恢復了水體的基本健康和清澈,但目前東山湖的生態系統依舊脆弱。東山湖為半開放水體,與新河浦涌、百子涌、橙基涌等城市內河涌相連,並擔負區域的防洪調蓄職能,隨著雨季的到來將面臨更大的壓力。大量雨水與污水的同時流入,對東山湖正在修復中的生態系統而言無疑是巨大沖擊。

位于東山湖公園東半島的大型一體化設備正是為了應對雨季時期東山湖的泄洪壓力。“一體化設備每天可以對2萬噸進入湖里的水進行處理。”張亮介紹,利用高效混凝微濾一體化設備,一體化設備快速淨化外源水體入湖水質,保證在湖體開放狀態下,控制進入湖體的污染物,解決湖體內循環和汛期過程中外源污染物對東山湖的沖擊問題。


“治水三分靠治,七分靠養。”張亮表示,雖然東山湖的生態系統已得到基本恢復,但其自身淨化能力的穩定還需要養護一段較長的時期。記者在現場亦發現,湖面上仍有清污船在采用拉網的方式,清理浮草和落葉等。

經驗︰  

水體生態修復探索湖泊治理新路徑  

已有其他湖泊計劃借鑒治理經驗  

晴時湖光瀲灩春光明媚,陰雨天山色空蒙如潑墨畫卷。去年底,東湖路品質提升工程及東山湖公園錦鯉湖治理工程完成後,東山湖公園于東湖路一側的圍牆和鐵絲網被拆除,使“東湖春曉”的美景融入到開敞的城市空間中。


經過治理,東山湖再次成為了周邊居民休閑的好去處。廣州市東山湖公園主任李道林介紹,東山湖治理工程完成後,公園的游客數量增長了三分之一。“以前每天進園人次最多只有1-2萬,現在最多的時候每天可以達到4萬,大家都愛來到這里散步、跑步,鳥語花香的時候人特別多。”

優美的生態環境還吸引了不少特殊的“客人”。記者巡河當日,就看到幾只黑水雞在東山湖飛翔、玩樂。

在廣州,像東山湖一樣的人工湖泊並不少見。廣州上世紀50年代,為解決城區內澇問題,開挖了流花湖、荔灣湖、麓湖和東山湖四大人工湖;借亞運治水之機,廣州又建設了白雲湖和海珠湖兩大人工生態調蓄湖。根據《廣州2013年度水務白皮書》,至2013年底,廣州已建或在建的水域面積為1萬平方米以上的生態調蓄湖(不含校內湖)數量就達到了15個。

各大人工生態調蓄湖在擔負區域防洪調蓄職能的同時,還作為重要的城市景觀,成為市民休閑娛樂的重要去處,它們的水質也日益受到關注。但從前幾年環境監測站的數據來看,廣州各大人工湖的水質以及景觀情況都不容樂觀。

近年來,隨著中心城區居民人口的迅速上升,人工湖地處鬧市,受到外源和內源污染的雙重影響,水體呈現富營養化狀態,景觀環境不盡如人意。幾年前,廣州中心城區幾大人工湖泊水質基本上都屬于劣V類。其中流花湖、東山湖和荔灣湖總磷、總氮濃度均超過地表水五類標準,麓湖總氮濃度均超過五類標準,流花湖和麓湖水體屬重度富營養化水平,荔灣湖和東山湖水體屬中度富營養化水平,荔灣湖浮游藻類密度最高,其余依次為麓湖、流花湖、東山湖,水質狀況堪憂。為解決人工湖富營養化的問題,廣州從率先從荔灣湖、麓湖開始進行生態修復技術的嘗試。


而東山湖“原位水生態修復技術+一體化水治理設施”方案,也為廣州人工湖的治理探索了新的路徑。該湖泊一體化水治理設施的應用,有效的控制住進入湖體的污染物,為半開放水體的治理也提供了治理思路。

李道林告訴記者,自從東山湖水質提升初見成效之後,已經有多個人工湖的管理人員與他們取得聯系,了解治水的經驗。


掃描二維碼,
關注資源環保科技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19 ? 廣州資源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Powered by vancheer